980*100
浙江在线  >  金义新区新闻网  >  旅游休闲
祝湖公园在这里,把日子过成诗
2021-12-03 11:07:33来源: 记者 陈婺

  祝湖公园,环湖而成,因湖而名,历时一年建设,于2018年底竣工开园。

  公园位于“中国诗词之乡”傅村镇,东侧的大道笔直通向“诗坛泰斗”艾青故里。两百多年前,就有文人墨客为祝湖写诗,赞它为“东山八景”之一。可见,祝湖从诞生的那一刻,就与诗歌联系在了一起。

  古今的诗情促成公园的一草一木、一水一石,幸遇这里的一飞鸟一游人,不难发现,关于“祝湖公园”的诗歌总也绕不开一个主题——美好生活。

  鱼米之富足

  从一位诗人的“凡尔赛”说开去

  在世居祝湖湖畔的老傅村人看来,要读懂祝湖,就必须要知道老太公留下来的一首诗。这首名为《祝湖跃鲤》的诗记载于清嘉庆年间的《东山傅氏宗谱》中,为《东山八景诗》之一。

  诗云:“平湖一鉴水连天,疑在潇湘云梦边。春雨涨时桃浪暖,绿波腾跃锦鳞鲜。”

  读罢此诗,从傅一村进祝湖公园,走上公园西侧的长堤,望见眼前宽阔的湖面,就大概能体会到,祝湖上方水天一色“疑在潇湘云梦边”的意境了。经过“库改湖”工程的疏浚和湖边池塘的连通,如今祝湖公园的水域面积达到218亩,较建设前稍有扩大,环湖绿道连接起傅一村、石狮塘村、向阳村等3个行政村。

  能见度好的时候,古人应该如我们一样,越过湖面看到堤对岸错落的村庄房屋,以及更远处的群山,其中还有被合称为“双尖山”的华金尖和法华尖,那是孕育了陈望道、艾青、吴晗、冯雪峰等一批文化名人的钟灵毓秀之所。

  夏日清晨,湖面上空白鹭飞过的场面相当显眼,白鹭们更喜在湖的东岸、北岸地带降落,因为祝湖公园在建设时,特意保留了那里原本的湿地面貌,没有做湖岸的人为规整,与村庄的土地之间形成了多个略微封闭的水体。在这些与大湖连通的“小池塘”内,多有荷花、菱角等,周边的植物更富有天然野趣。在最外围由桥连接,形成长堤,因而将湖面划分成天然湿地与人工园林两种风格。因此不止是白鹭,夜鹭、野鸭,还有很多不知名的飞禽,与人们共享祝湖水域。

  古诗中如今被“减去”的内容,是“春雨涨”。以往年年春天雨水多的时候,祝湖水会漫出来,横过街流到地势低的傅一村。趁着建公园的机会,傅村镇从祝湖西北角修了溢水口和一条新水道,一举除患。

  按理来说,古今祝湖虽说有了诸多不同,但共通的美景或是各自所具的特色应不少,为何“八景诗”的作者唯独挑选了“跃鲤”这一个场景?看似是“吃货”才有的视角,其实也不难理解。

  《东山八景诗》是东山傅氏对于自己生活繁衍之宝地的夸赞。能灌溉畈田,又能定时取得丰足鱼获的祝湖,对于东山傅氏有着特殊的意义。“跃鲤”的丰收景象,所彰显的生活富足毋庸置疑美得无出其右。

  所以,哪有什么纯粹的风景,还不是把日子过“美”了?

  正如今年夏天靠环湖夜跑成功减重的夏先生说,祝湖公园令他最满意之处,就是环湖运动跑道,脚感特别好,周边的风景也好,跑步都有劲了。

  再比如,2019年2月底,傅村镇一位干部,因为所联系村的美丽乡村项目推进迅猛,村庄环境面貌蜕变在即,爆料要求报道该村干事创业氛围之余,强烈建议记者来祝湖公园看看开园以来的头茬红梅报春。于是,那条《春到祝湖》的图片新闻,也成为记者心中这些年难忘的火红火红的傅村印象。

  祝湖之大,特别能容得下这样的“凡尔赛”。

  六十载圆梦

  造一个更开放的“新傅村”

  公园的想法并不是在本世纪才有。据区工商联原主席、在傅村镇工作多年的傅根勇介绍,在祝湖公园落成60年前的1958年,傅村的村民也曾短暂地拥有过一个“祝湖公园梦”。

  “当时傅村刚成立‘高级社’,人们对于在村庄建起城市里才有的公园兴致非常高,社里几个会画画的人,甚至都开始画设计图。”

  傅根勇说,“但那时候兴修水利保障生产的重要性远大于建设一个供人们休闲的公园。任务来了,几个村的人力被抽走建设溪口水库,这就没有建公园的人力了。到了1962年,傅村高级社分成4个大队,塘和田都分了家。祝湖塘底分给了其中一个大队,水面分给了另两个大队。这一分法意味着,一大队可以拥有祝湖的鱼获,二、三大队可以用湖水灌溉。于是,合力建公园的可能性也降到了零。”

  直到“城市向东”战略搭建开发建设平台和“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助力城乡均衡发展这两大发展机遇在傅村镇交汇,祝湖公园的建设最终得以实现。

  在傅根勇撰写的《祝湖公园碑记》里,十分简炼的行文概括了这个时间跨度达60年的“祝湖公园梦”。改革开放以来,傅村镇的经济发展飞速提升,尤其是近20年。2000年,傅村镇工业总产值5.2亿元,到了2017年,祝湖公园项目启动建设准备工作之年,工业总产值已达到105.8亿元,居全区12个乡镇(街道)首位,增长了19倍有余。傅村镇吸引到的外来人口数也在剧增,2017年外来人口数超5万人,是户籍人口的2倍。当前,提出“自贸起航”的傅村镇,是自贸区金义片区(金东)里企业数量最多的乡镇,在疫情影响下,仍有6.4万流动人口生活、工作在傅村镇。

  祝湖公园所承载的不再是简单的“公园梦”,而是更包容、更多元的姿态。“对于这个项目,镇里重金投入,”据时任傅村镇党政办主任的朱群勇介绍,祝湖公园项目总投资3600余万元,公园整体占地面积218亩,堪称全区最大的乡镇投资建设公园项目。公园里环形健身绿道、广场等一系列设计,均为丰富新老傅村人的休闲娱乐生活服务。

  因此,为支持傅村抢抓发展机遇,世居祝湖湖畔的傅一村、石狮塘村、向阳村居民在镇村干部的动员下,让祝湖时隔近60年重新成为一个整体,为了大家的“祝湖公园梦”,将承包的塘、田舍弃。从政策处理到公园建设完成仅用了一年的时间。2019年春节前夕,在北京了解到了这些情况的艾青夫人高瑛,应邀欣然题写了“祝湖公园”这四个字。

  如今,早7时和晚8时,成了祝湖公园最热闹的时段,走进公园就会发现,越来越多傅村人的生活已被祝湖公园改变。

  在集镇一家企业上班的年轻人小谢,常在天气好的晚间带上音响、投影等设备在公园的场地上“以歌会友”。吹着湖风唱着歌,来自安徽阜阳的他在傅村也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在他眼中,湖西侧长堤是八九个“歌友会”场地的长度。每当夜幕降临,这些被长方形花坛相分隔的场地会迅速被“艺术家”们抢占,这里面有像小谢一样的年轻人,也有村里组建舞蹈队的阿姨们,以及自己买来美颜灯、音响,在“全民K歌”上与年轻人PK的潮流退休大爷。

  “以前大家都去金满湖公园跳舞,我们几个没有汽车过去不方便,所以祝湖公园开了以后,大家就在这里跳。”对于家住杨家村的杨阿姨来说,跳舞是割舍不下的爱好,祝湖公园的位置对于舞蹈队里的伙伴来说,都很方便。

  今年66岁的向阳村傅阿姨年轻时是头一批在老市基卖包子做早餐生意的人。没怎么读过书的她,用三百六十日凌晨的蒸汽和风雨,将两个女儿培养得出众,大女儿接过早餐生意延续着口碑和人气,小女儿在义乌教书,今年外孙又考上了浙江大学。祝湖公园开园后,傅阿姨的清晨变成了湖边凉亭里的唱歌、锻炼,与老年大学的伙伴们聊天、拍照。“儿孙辈有出息,自己又有失地社保的收入,日子本来就应该怎么快乐怎么过。”对于傅阿姨来说,祝湖公园里有着令她欣喜快乐的人和事,美好生活就是这样。

  艾青在《太阳的话》中有这样一句:“让我把花束、把香气、把亮光/温暖和露水撒满你们心的空间。”诗人呼唤人们把心打开,接受美好生活的感召。

  编辑:黄云鹏

分享到: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
百度